夏翊橙

冷西皮爱好着,有时也瞎磕大热

尾 巴 (0.1)

慢热流水账,平行时空,私设众多,西皮向


1.

收拾完行李和家人告别,赵磊其实心里松了一口气。三个月的培训结束,小小休息后这次是正式的旅程,忐忑之余也更加坚定了信念。

入秋的北京并不是特别的亲近人,把行李放在宿舍就要迎接第一场的彩排。训练时和大多数人也算不上特别亲密,按编导老师安排的顺序在一旁等别人排完,多少有点无趣。

“哈~我觉得这个衣服好长啊~”

“之后还会换的吧”

在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后会不自觉地去搜索那个人的位置,反正也没人会注意到,就越发放任这个习惯。

明明是年上那一堆人里的,软糯的声音却总是勾得人心里痒痒。有时候会无意识的努嘴,更是有点,孩子气。不像自己老是被评价为古怪的,早熟的,格格不入的。那个人总是在人群中央,说话时好像不自觉的略带羞赧又十分好亲近,让人不自觉就听他一直说话。

再悄悄收回视线,默记自己的唱词。大多数时候的他并不喜欢打扰到别人,这样就必须克制自己的念想,控制贪恋的目光。本来在第一次分组后以为以后的日子也将是和那个人保持距离的,但有时命运不知是偏爱还是恶作剧。

他知道了一个秘密。

2.

伍嘉成感觉到异样是某天早晨,具体哪天忘了,因为并不是很明显的感觉就放任了。直到有天在舞台下坐到比较硬的凳子,累得想直接躺在凳子上时尾椎微妙的刺痛感差点让他整个人跳起来。

“嘉成你怎么了?”“啊?没...没事啊。”

难以启齿的部位刺痛,让他无法坦诚的说出来。只能在之后坐的时候小心试探坐姿后得以休息。晚上回到宿舍,也是等所有人差不多回到卧室时一个人到浴圌室隔间检查。

退去衣物后,打开热水,边洗澡边以别扭的姿势看自已身后的位置。看上去,摸上去,尾椎的位置像是突出了一小节骨头。不是特别硬,而且手摸着往下的话又会贴住股缝。非常不妙的感觉,像是突然变异了一样,又有点担心是不是什么疾病。明明这些天舞蹈的练习就非常耗时耗力,今天罚站时也觉得后面的“尾巴”不受控制的“捣乱”,好几次站不住。如果“它”是“听话”的,也许他不会在这个忙碌的比赛期间分心去慌张,但是如果不“安抚”它,这个“尾巴”好像有自己意志似的要寻找自圌由。

心烦意乱的洗完澡,穿内圌裤时发现更尴尬的是,平时合身的裤子,不管前面后面都好圌紧。外面有人走过来的声音,慌张地穿上外裤,却因为用力过猛揦到了“尾巴”。泪腺不受控制地发挥它异常发达的雷达,然后神经迅速反应供应液体。“呜~”

“嘉成哥,你怎么了?”

“磊...赵磊,我...”

“你还好吧?”

出于莫名其妙的责任感,赵磊先是走近拉开半遮的浴圌室木门,扶助像是站不稳的小伍哥。因为对方赤圌裸的上身,双手无处安放了一会儿,拿起挂在浴圌室门上的外衣给小伍哥披上。他涨红的脸,泪眼婆娑的样子十分让人分心的觉得可口。

“我后面好痛~”

说完伍嘉成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时,已经恨不得就地把自己埋了。

同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涨红脸的赵磊竟然鬼使神差地伸手去查看,保持半托的姿势,顺势让小伍哥倚在自己身上。反正都是男孩子,没意识到唐突的就摸圌到好像会动的一节有软骨。

是突出来的。

小伍哥长尾巴了。


TBC.


评论(8)
热度(42)
  1. 小葱拌卤蛋夏翊橙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喜欢的一篇,甜甜的,虽然短,转一下收藏了😍

© 夏翊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