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翊橙

冷西皮爱好着,有时也瞎磕大热

尾 巴 (0.2)

慢热流水账,平行时空,私设众多,西皮向


3.

“你做什么啊~”

“我,看你是不是有事啊”

“你!”

伍嘉成又羞又恼说不出话来,想推开靠得太近的人,才发现自己的力气根本扭转不了被对方半抱住的姿势。

“好啦,什么都没有啦,你怎么还不去睡。”

泪迹未干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贴着他的侧脸说话,浴室里没完全散去的蒸汽持续让他觉得全身温度在飙升。

“我摸到了。”不甘心被这样抹去事实,他有些微愠的坚持。

“赵磊......哎,你,你不要让别人知啊。”很不习惯在“小朋友”面前示弱放的人,最后还是放缓语气。还好磊磊不是个看上去靠不住的,凭着莫名的信任,也就很快妥协了。

“恩,我会保守...这个秘密。”

重新调整了衣服,伍嘉成别扭的走回寝室那边。赵磊亦步亦趋不自觉跟着,被前面回房间的人回瞪了一眼。

“你房间在那边啦。”

“哦。”

两个人在不同房间,躺在床上却同样不能平静。一个被奇妙的身体变化搞得心烦意乱,一个被另一个人搞得心烦意乱。

 

4.

两人组的比赛和搭档要练习默契,焉栩嘉不是个难相处的对象,组合的练习非常顺畅。偶尔的,大概只是偶尔,碰上另一组在大排练厅练习舞蹈时,他们会避开实时拍摄的镜头观摩一会儿。

嘉成兄弟两个人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,有时觉得他们之间肯定无法沟通时,两个人的表演却异常的契合。

前两天看到时嘉成还是握拳的方式攀附在对方肩上,今天已经能坦然的手与手相握,腰腹贴得很近,托举,环腿下腰。

“TANGO,是用身体表达情意的舞蹈。”脑海里像是把突然的想法具现成了文字,然后一个个文字扭曲,破碎,碎片扎在心上,隐隐作痛。

“想什么呢?”

“啊?在想我中午手机充电有没有拔。”

装作努力回想的表情,赵磊并不是非常清楚的知道那些细密的酸楚感源自于哪里。

焉栩嘉问完没管他答案是什么,径直往餐桌的房间走出去“快跟上来啊,我饿了。”

“恩,今天吃什么啊.....”

伴着两个人走出去的对话声,这边音乐也停了。

嘉诚先往后退了两步,嘉成也悄悄拉开点距离。排练还算顺利,即使一个嘉诚并不喜欢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,至少任务的完成上也没有谁轻慢了这次表演。伍嘉成想要热络点,增进下感情也促进默契,对方却总是温温和和的像海绵,柔韧却不让人亲近。干脆点完成练习还是一起走出排练室,一前一后,没有说多余的话。

其他上完课的组也都聚集起来,肖战习惯的坐到伍嘉成旁边连带着说了两句对新搭档的抱怨。伍嘉成倒是想起早上舞蹈老师的闲聊问起

“我听老师说啦,你练舞要不要那么拼啊,脚还疼不疼?”

“以前不太跳舞,筋骨硬吧。”

“你啊,身体最重要。要好好休息,虽然比赛也要加油啦。”

“我没事,别瞎操心。”

“是啊,我看着呢。”韩沐伯刚插上句嘴,就被两个人故作嫌弃的看过来,只能装作没说话接过其他人递来的饭菜给分了。

嘉成坐在靠中间就习惯性的问起每组的进度,肖战摇头给他夹了点菜嘱咐句“别噎着”也就专心吃饭。

和嘉嘉品评完今天的饭菜,回答完嘉成的问话后赵磊不自觉起注意坐在自己对面的话唠。说完话吃饭挺快的,坐姿还是有些奇怪,但是其他组的训练量也不小,大概以为都是累的。

即使再亲密的密友,再无时无刻呆一起的搭档。

有的事,只有我知道。

像是偷来的满足感,小心翼翼的,不敢让它见光。

 

TBC.

 

 

 


评论(3)
热度(21)

© 夏翊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