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翊橙

冷西皮爱好着,有时也瞎磕大热

【 画 鬼 】 壹

私设众多

 

墨道以墨为媒,行气,断劫,判古今,现阴阳。出世后主要以墨为卦,以字为武,渡劫灾救世为己任。而魔道则以墨生劫,生鬼,是以为正道所不齿。

0.1道别

 朱红的高墙对江湖人从不是什么阻碍,更挡不住近来各处撩骚的小魔头。穿过亭榭楼台,不待人通报就到了倚月阁房内。连家庄的少庄主大病初愈,正接过侍女递来的汤药,抬眼见到那小魔头,心头喜却要打趣

“待这屋里也不是万全的,看哪里的蟊贼都往这跑。”

“笑笑,我可是好心来见你,你倒栽赃我。”

献宝似的递上街头买来的糖糕,透明的膏体能看到花瓣嵌着,十分精巧。闻着香甜的点心,更想把药洒了的少庄主仰头喝完药拿起块糖糕迅速塞到嘴里,完全没有平日里云淡风轻的洒脱飘逸。

“你不是又偷懒出来,最后还要我给你找师傅说情吧?”

“哪那么多规矩,师兄准了我出门的。况且现在我也不是真的有什么师门的人了。”

“入了这道还想跑,小心师祖们都出山打断你的腿。”

“一定是唐胖那厮来见过你,嘴皮子功夫见涨啊。”

“你猜错了,前一个来的是檀啸。”

跟小魔头说话的功夫,那边侍女研好墨退下了。连笑坐到案桌前,提笔凝神,笔墨刚要晕到纸上便停笔了。

“你要出远门?”

“哎呀,连少爷墨断的能力看几遍都是神迹呀。是的,我现在习作已经够数了。按年纪也是时候去闯一下,看看我真是墨道中人还是魔道中人。”

“你一个人去?”

“那是,以我的实力怎么也不能再在院子里画花画虎了,要不济堕入魔道,我一个逃远点也免得再相见。”

一席话都被柯魔头说尽了,连少庄主倒笑不出来了。墨道一门派系虽多,年龄相仿的都是少说几年共同习作的交情。魔道是极少见会在师门培养下出来的,但柯魔头天资奇谲,幼时不显,近年来占墨也平平,就是断字和写字的功力极深。字显其道,画技也好,等哪天真开了智,是魔是墨还真无法定论。

廊檐下帘子被风吹动,未入险境不得其道的训言在回忆里淡出又深入。小魔头武艺也不差,哪有他吃亏的份。连笑搁笔,倒了杯茶暗自盘算。

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别问了,也别算了。你要不好好待着,那追杀我的同门能把我撵到异域不罢休。”

连笑自幼受墨道师门上下青睐,这次得病也是,要不是大夫说不宜见客,门槛都要被踏破的。反观小魔头就是个淘气的,面前给你装乖,背后闹腾得人头疼。也就同辈里他是幺儿,所以容易被原谅。

“那你回来记得来信,我去接你。”

“是是是,幸得连少挂念,我不日就回。”也拿糖糕吃得满嘴是的人就着茶壶喝了两口,回话得漫不经心。

他对于怎么入门,怎么提笔的事都有些模糊了。对于师兄们说自己的习作气韵,力道兼备也毫无概念。真的开智前,他其实只是一直按照同门们的意见在练习。习惯的摸了摸手里的银镯子,前路如何也只有自己拼杀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 TBC 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(10)
热度(28)

© 夏翊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