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翊橙

冷西皮爱好着,有时也瞎磕大热

【 画 鬼 】 贰

全员粮食向,慢热


0.2 旧 识


赶了几天路,人倦马疲。刚到玲珑镇,骤雨突降。牵着马躲雨实在挑战,人湿完了,马才愿一同躲到房檐下。就在觉得天意弄人时,背后墨筒剧烈震动了几下。

没有无端的异象是师门第一训,摘下墨筒,蘸墨于手心。

微热而迅速干如薄纸裂开。

大凶里透着死相。

环顾四处,恰好有一户人家,朱门大匾的富贵人家挂着白灯笼。隐约薛府两字在风雨里缥缈模糊,没作他想的柯洁拖着马绳急忙忙扑过去。

“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

门口打盹的仆从见一浑身落汤的少年人慌慌张的样子一个激灵。

“闹什么,知道这是哪儿么?”

“薛府是吧,晚生没有恶意,只是看出这府里有异象。”

“哪来的疯癞子,莫说些胡话。”

“这府中有死人是不是?”

“方圆十里都知道的事,你这唬人也是瞎的。”

“那这死人是不是迟迟未下葬,之前有没有面色色紫黑,长出水泡,还...还不见了?”

“你!你等等。”

仆从被说中,心里悚然,这几日告假的仆人已经占了府里大半,要不是薛家老夫人对他有恩,他也不想呆这不祥之地。薛府小姐的死闹得周围人家都贴符做法,却不见家里老夫人有什么对策,只吩咐找到小姐就安排下葬。这小少年既能说中这头几日尸体的变化,想是有对策的能人。战战兢兢给老夫人说明后,果然准了来人见面。

柯洁心里也慌,猜测都是随口胡诌的。这种奇事的解法他也一概不知,从前所学因每个人才能不同,都是偏向教授异象一类总结,对于应对之法,都是开智后自行应对。这一知半解的授课直接致使一些弟子,恰恰栽在各自的萌智阶段。心里接着嘀咕,既然碰上这事大概也就是他必过的劫。结合镇外没有新坟下葬的迹象,府门冷清,并且对于死人一般就是尸首腐化和起尸,二选一总是好赌对的。

跟随仆从进门,烦躁揪着发尾不放的人想着待会儿的说辞没看路,随即就在回廊转角撞上个人。

不待他说两句问客气话,对方倒是开口惊人

“柯洁?”

细看对方一翩翩佳公子,眉眼若裁,青袍玉冠,眼生得很。再一细想,还是毫无头绪。

“在下,李轩豪。”

拱手作揖回礼完,柯洁才找出这名字的印象。大概是好几年前,道场里学习时有这么个人,和现在不大像。

“是,是,是,我是柯洁,我记得你。那时候不见你这么,这么丰神俊逸?劳你还记得我。”心虚的寒暄着,到这儿遇旧识不知幸或不幸,若是知自己还未正式悟道修行,这李公子可别揭老底把他给撵出去。

“你和以前一样,就是高了。”声音愈发低沉的人,像是无意说出这句。李公子虽相貌好看却面色惨白,不像是高兴叙旧的样子。走向前面伸半臂引路,而后一道到老夫人房里问安。

三言两语间,听闻李轩豪是这薛家的准女婿,薛琴小姐从小订婚的对象。柯洁打消了部分对方也是来撞劫开智的想法,也说明来意是希望给薛家消灾劫后住下了。

 ---------------- TBC -------------

评论(5)
热度(19)

© 夏翊橙 | Powered by LOFTER